云流酱

画啥发啥
小透明一只
墙头无比多
2025年人还在的话,苏黎世见
感谢关注

我就想摸个段子……一个老叶给小周发糖的段子

之前画的万圣节贺图的大背景,就想写出来,最近找工作找得心力交瘁,码个脑洞让自己开心一下。

想到什么写什么,剧情放飞自我和贺图不太一样,写到后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没文笔可言,逻辑不存在,OOC一定存在,欢迎指正,拒绝撕逼。

最早图的设定是刚出道的小巫师周x千年甜心小恶魔叶,码字途中觉得应该改成,沉迷糖果周x糖果老师傅叶,巫师和恶魔的设定已经只是为万圣节服务的了。



小恶魔糖果屋是枫霜镇最出名的食品店,出售种类繁多的糖果点心小零食等,在这个十字路口占据了相当大的地方。之所以是糖果屋是据说最早是从卖水果糖发家的,有上百年历史了,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而小恶魔则来自传说,小镇上的人都知道的一个小传说,最早的水果糖,是闲得发慌的恶魔无聊时的产物,后来这家店多次扩店翻新装潢,都延续了十分可爱的小恶魔风格,深受小孩子和女性的喜爱。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总归是有可信度的。

叶修是一个活了约莫有千年的恶魔,至于为什么是约莫是因为他自己不记得了而身边又没有同龄的恶魔,作为一个宅,他和那些故事里害人的恶魔一点边都搭不上,能拿得出手的一技之长是能把水果做成糖果,味道让吃过的魔都表示吃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曾因为被追着要糖自己又懒得做要么躲要么用本源的恶魔之力把来要糖的恶魔挑翻,据说这大概是trick or treat的起源。啊?你问既然他能把其他恶魔挑翻那他为什么不去做魔王,不,你不能对一个宅抱有什么好的或是坏的期待,只要过得下去,一个宅是不会在乎其他什么的。


水果糖店的想法是在苏沐橙的软硬兼施和威逼利诱下实施的。苏沐橙是苏沐秋的妹妹,叶修遇到他们的时候苏沐橙还是个刚断奶的小恶魔娃娃,而苏沐秋是个脑洞飞出天际的家伙,在遇到叶修之前他还很收敛,想着自家妹妹还没到能独立的时候,自从有了叶修,整个魔就放飞自我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个月,最长的时候三个月见不到魔影,要不是至少隔一两天能收到传信,时不时能来自苏沐秋的包裹,叶修基本上会相信苏沐秋的脑洞发展成了黑洞顺带吸走了苏沐秋。

让一个小孩子心情变好,最简单的莫过于有糖吃,苏沐橙一直都能吃到叶修变着花样给她做的糖果,她觉得虽然亲哥不在身边,但自己应该也是最幸福的恶魔了。待到成年,她问叶修,既然你做的糖风靡整个恶魔界,我去试过了人类吃了也没问题就是普通的好吃的糖,为什么不拿去卖呢?在各种卖萌装傻威胁诱惑之后,叶修想了想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做,就同意了,于是枫霜镇上出现了一家好吃不贵的糖果店。

至于后来出现各种点心零食,叶修表示他不是不会只是水果糖做起来简单啊,后来赖不过苏沐橙才做了其他的东西。

再至于后来家里住进了包荣兴乔一帆安文逸等糖果店多了人手也越做越大叶修也基本上只是想起来了才亲手做一些,这些都不重要了剧情需要交代一下略过。

哦老板娘还是陈果,因为那家店面是陈果家的呀。


周泽楷家在枫霜镇隔壁的桦雪镇上,和枫霜镇不同的是,桦雪镇几乎是巫师的聚居地,周家也算是镇上实力数一数二的巫师家族,加上外貌初衷,周泽楷从小就是桦雪镇上的宠儿。于是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在附近一个叫枫霜镇的地方,有一家出售水果糖的店,这家店的糖果十分美味。

十二岁生日之前,父母带着他出门旅游顺带历练,回程的时候在枫霜镇停留了一晚,周泽楷第一次见到了那家卖水果糖的店。

恰好碰上万圣节,小恶魔糖果店做了节日装饰,南瓜灯、小幽灵、小恶魔和小巫师的装饰十分惹人爱,周泽楷第一眼就爱上了它。走进店里发现这里原来不止有糖果,忍不住先在各处逛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摆放着水果糖的柜台前。

“哟,哪儿来的小帅哥?看上我们店招牌了?”带着笑音的招呼声在耳边响起,周泽楷回过头,看见一个扮作恶魔的成年人站在身后,他一眼看上了那个人的眼睛,心里想着这人眼睛真好看,像是装了星星在里面。


这个人,咳,这个假装是扮作恶魔的人的恶魔自然就是叶修,偶尔万圣节会被苏沐橙叫来帮忙,用苏沐橙的话来说,这种日子他就是镇店之宝,叶修想着整个店除了老板娘都是恶魔,随便拎一只不就得了。

他看到周泽楷进来就知道这是个巫师的小孩,虽然现在基本上所有种族都能和平共处,但早期的冲突对于这个存活了千年的老家伙来说还历历在目,就对这个长得十分养眼的男孩子多了几分关注。

叶修看着周泽楷进了门双眼一亮就盯上了水果糖,然后睁着几乎要闪出小星星的眼睛把店里逛了个遍,最后又回到了水果糖面前,觉得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忍不住向前搭讪起来。

“招牌?”周泽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想了想了解叶修说的是糖,是了,既然是糖果店,招牌产品当然应该是糖。

“看你对水果糖很喜欢的样子,不买一点吗,刚好今天过节,有好几个节日限定,还能给你打个折。”打折是看在这张脸着实长得帅的份上,当然没说出口,恶魔天生喜欢长得好看的东西,只要不是自己的死敌。

“嗯!”大大的点了个头,周泽楷按着自己的喜好选了糖果,叶修拿了玻璃罐给他装好,附赠了自己亲手做的糖果,不多,只有一小瓶,他原本打算单颗赠送的,看到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全部送出去。

“新品试吃,拿好了,欢迎再次光临。”


基本上没有人知道现在的糖果屋大部分产品都来自叶修家里之后住进来的小孩,他自己只是偶尔心血来潮或是有新的想法才做一点,或者卖或者送。顾客只知道这家店时不时会有味道很特别的糖果,偶尔问老板得到回答是说老师傅经常出去找新材料,偶尔回来做一些,看,基本上都是新品嘛。叶修知道老板娘称自己为老师傅之后,看了看自己大概也就二十多岁的脸,想了想自己的年龄,不知道如何反驳。


回到家的周泽楷迫不及待的尝试了叶修送他的那一小瓶糖,他惊讶于这个糖果独特的味道,不是说其他的不好吃,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独特,让周泽楷觉得有些上瘾。他有些舍不得,在那一小瓶糖上施了保持新鲜的法术,放在了自己的储存箱里面

过了生日周泽楷就要去巫师学院报道了,巫师学院在枫霜镇的反方向,进了学院之后他很难再到这类来,于是临走前他又去了一次糖果屋。没有遇到叶修,也没有碰到有独特味道的糖果,若不是那一小瓶糖还在,他几乎快以为那天晚上短暂的时间是一个梦。


都说有一就有二,两人的第二次相遇来得很快。周泽楷的生日本就靠近年末,进了学院不到一个月就迎来了圣诞,圣诞意味着寒假。过了新年,父母带着他拜访亲戚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点点恶魔的气息,很微弱,处于好奇和一点点小孩子的正义感,毕竟因恶魔引起的冲突着实不少。他得到父母可以四处闲逛的允许后,往传出气息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一条街道的半中央,他看到了气息来源,是那天晚上卖给他糖的人。周泽楷有些吃惊,这不像是和恶魔接触过后留下的气息,而是自身散发出来的,原来那天晚上自己遇到的不是装扮成恶魔的人,而是真正的恶魔,在抛开会做好吃的糖果的恶魔是好是坏的顾虑后,他心里留下的是些许担忧和疑惑。恶魔的气息十分微弱,通常代表着恶魔本身的状况十分不好,但是这个恶魔看上去除了眼底的黑眼圈以外,并看不出什么不好的地方。

黑眼圈当然是叶修自己熬夜打游戏作的死,最近沉迷一款叫做“荣耀”的游戏,操作难度不小,设定十分有意思,勾起了一个长时间没什么爱好的宅十足的兴趣。

叶修在等去买甜甜圈和棉花糖的苏沐橙,这个镇子上有他没见过的原材料,陪苏沐橙逛了一天之后他们决定先买来尝尝再考虑是否加入小恶魔原材料库,累得不想再走的叶修坐在甜甜圈店对面的咖啡馆里随意点了杯咖啡就坐着不动了,甜甜圈店排着队,他估摸着还要等很久。坐了一会儿后,他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没有感觉到恶意,他便看向了视线来源,于是看到了已经有些沉着于自己思考的周泽楷。哟,这不是万圣节那天的小帅哥吗,不过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他想了想,对着周泽楷招了招手。

叶修的动作让周泽楷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仿佛受蛊惑一般走到叶修那一桌坐了下来。

“回神了小帅哥。”叶修在周泽楷眼前挥了挥手,“喝点什么吗?我请客。”

“啊……我……”回过神,周泽楷看了看菜单,纠结了,十二岁的小孩子喝咖啡好像不太好……正想着,叶修说话了

“嗯……好像适合你的不多,要不来杯巧克力?或是牛奶?抹茶味的?”

“牛、牛奶好了……谢谢。”

“那就牛奶吧。”

决定了菜单叫了服务员,等牛奶上了桌,周泽楷才发觉自己有点紧张。
叶修看眼前的小孩儿抱着牛奶喝了两口后缓了过来之后开口:“我妹妹在对面买甜点,刚好等会儿你也可以尝尝,据说挺特别的。”

“你给的糖也很特别!”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周泽楷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害羞的情绪,两只手盖住了泛红的脸颊,泛红的耳尖在发丝的掩盖下若隐若现。

“哈哈~”叶修觉得这小孩真可爱,“你喜欢就好,上次送你的糖是我自己做的,他们都说我做的味道不一样,我自己没什么感觉。”

“不一样……”把脸从手中抬起来,“感觉…会上瘾。”那个糖……是这个人,这个恶魔自己做的吗……

“……有那么……厉害吗?”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叶修有些被吓到,会上瘾的话会不会太过了。

“很好吃。”恢复了往常的镇定,周泽楷很认真的开口道,“真的。”

“有那么喜欢啊?”叶修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孩子了,“最近在忙其他的都没做过糖了,这样吧,下次嗯……下次有空到店里没有标着今日特典的糖的话,找沐橙,啊就是我妹妹。”朝窗外看了一眼,苏沐橙刚好买好了甜点回头,露出了笑容算是回了他看过去的视线,“或者沐橙不在的话找老板娘,你是巫师一定认得出来,老板娘是人类,说找叶修,我给你做点新鲜的。”

“叶修?”周泽楷觉得自己抓住了重点。

“啊?我的名字,诶我没说过吗?不管了现在你也知道了。”说完叶修露出了十分符合恶魔形象的笑容,“现在你知道我名字了,等价交换,小帅哥也说说自己的名字?”

恶魔的等价交换十分平等,只是不分好坏。周泽楷知道眼前这个恶魔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应该也不会怎样,或者说恶魔一定有自己的方法知道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他看着叶修的眼睛,“我叫周泽楷。”


周泽楷后来觉得他和叶修交换名字那一次见面,大概可以算是第一次约会了,虽然现在看起来平淡无奇,他甚至忘了问为什么叶修身上的气息那么微弱,这个问题在他们同居之后滚了无数次床单之后有一天叶修枕着他的手臂抽事后烟的时候被他突然提起。

“你说哪次?交换名字的时候?我想想……呃……不是跟你说在忙其他事么,跟你吃了我做的糖大概也有关系,大概你是第一个吃掉我做的糖的巫师?”周泽楷想了想这个一天到晚宅得不行的恶魔能忙什么,想到了荣耀,忍不住就想抱着叶修再滚一次床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收假回学校前,周泽楷找了一次叶修,那个时候他还不会定点传信给巫师以外的人,不过叶修十有八九都在家就是了。叶修招待他的是栗子芝士挞和草莓奶昔,附赠了一大罐自己亲手做的水果糖。周泽楷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这孩子要不是矜持还在估计会扑上来挂在他身上。


叶修偶尔会去学校找他附带新做的糖果或点心,久而久之他同学都知道他在和一个恶魔来往,那个恶魔会带很好吃的甜点来,却不知道是恶魔自己做的,而周泽楷的父母知道经常去看望自己孩子的恶魔就是那家糖果店的始祖时,就没有多管了,能开几百年的店,就算是恶魔所属,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后来周泽楷会叫叶修前辈,是因为他写作业做实验再到后来做研究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得到叶修的提点和帮助。

“别看我现在这么宅,年轻的时候我也是去过很多地方的。”对于周泽楷好奇他一个恶魔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巫师的东西,叶修是这么回答的。

“年轻的时候?”

“嗯?我记不得我活了多久了,不过按人类的算法,上千岁是有的。”

“……”


叶修对于前辈这个称呼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后来比较膈应两人开始交往以后周泽楷经常在床上这么叫他,那种时候听到小孩叫他前辈他会觉得特别羞,反应也来的更激烈一些。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一个魔一起相处的时间已经眼见得越来越长。而每一次都伴随着他特别喜欢的酸甜味,那味道在时间中慢慢发酵,似乎已经变成了能痛饮一生的酒。

而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喜欢周泽楷,大概是见得多了,自身的情感却变得越来越迟钝,同时自己和周泽楷之间跨越了千年的时间在他眼里是直愣愣划在眼前的鸿沟。他只是觉得这个小孩儿很好,呆在他身边很舒服,给周泽楷做的糖越发的精致独特,而他从来没考虑过,他每次给周泽楷做糖时的心情,已经从对后辈的照顾,变成了对另一半的爱意。

没有谁先表白过,也记不清每一次散步是谁先伸出的手,等回过神的时候,便已经是习惯了生命中有了对方的模样。


又是一年万圣节,六年前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叶修,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现在他也不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毕竟就算按生日来算也还有半个多月,但是他觉得是时候主动一些了。学院的理论课实践课学分已经修完,他向导师申请了今天开始实习,导师同意了。

行李没什么收拾的,不需要随身带的大部分物品已经提前送回了家,周泽楷花了白天的时间来整理宿舍和处理学校的资料,计算好晚上到达枫霜镇的时间,在预定时间前打理好一切,踏上了行程,半路上他想起来,还没告诉叶修他会直接去找他,叶修大概会以为自己会先回家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

叶修知道周泽楷今天会离校,又刚好是万圣节,他准备好礼物,在苏沐橙一脸嫁出去的哥哥泼出去的水的表情下莫名其妙的出了门,没注意到自己羞红了的耳尖。他计划是到了桦雪镇再联系周泽楷,想象着小孩儿高兴的表情,自己也弯了弯嘴角。呃,你说惊喜?在节日里见面互送礼物好像已经是他们之间约定俗成的习惯,要是没见到人才是惊吓吧。

然后就发生了贺图上喜闻乐见的一幕。

周泽楷骑着扫把飞得好好的被同样飞在空中为了躲迎面撞来的蝙蝠没控制好身形往下掉的叶修给撞在了地上,顺便被装糖用的南瓜给压在了下面,而糖包围了南瓜,包围了周泽楷。而相撞的地点基本上是链接两个小镇路上的半中央。


“小周啊,下次别一声不吭就飞过来了,老人家不经吓啊。”

“前辈不老。”

捡完糖装好,周泽楷看着可以装下自己的南瓜,暗暗叹了口气施了空间法术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叶修摸了摸鼻子说:“你怎么往枫霜镇跑,刚离校不是应该回家好好休息吗。”

周泽楷握住叶修的双手。

“来找前辈。”

“来找我干嘛?我这不是要去找你嘛,都一样嘛。”

“出门看了日历。”

“日历?怎么了?”

“宜告白。”

“……啊???”

“叶修,我喜欢你。”

“????”

“和我在一起,好吗?”

“???????啊——???”







当然是在一起了,都过了好久小两口的生活了只不过是捅破了窗户纸而已。



我本来打算几百字搞定的,打着打着就上千了……打完5500了,不应该,我只是个画画的,懵逼,溜了溜了。

评论(9)

热度(32)